当年的坏学生Jonathan Anderson如今执掌了两大顶级品牌

执掌Loewe和J.W.Anderson两大品牌的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,每天200封邮件,6到12个会,高强度的工作依然遮不住年轻有为的光芒,依旧活力四射。

Loewe 2016春夏

J.W.Anderson 2016秋冬

你可能不知道的Jonathan Anderson

Jonathan Anderson

32岁,爱尔兰人

这位爱尔兰设计师本来想当一名演员,他却在美国华盛顿读戏剧的时候爱上了舞台服装设计师,进而涉足时尚界。

9月他在伦敦时装周亮相,推出了他的第一个系列J.W.Anderson 2010秋冬系列男装。现在他把触角也延伸到女装以及配饰领域。

28岁的J.W.Anderson早年对戏剧的热爱让他远赴华盛顿求学,却在期间渐渐对戏服产生了兴趣,转而进入伦敦时装学院研习男装,并迅速成长为伦敦最前沿的设计师之一。

伦敦时装学院

天资聪颖的Jonathan在学校里就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,不过他的出勤率却差的出奇,伦敦时装学院(LCF)的男装课程一共是3年,但是他自己认为自己总共呆在学校的时间只有半个多月而已,这由来于他学生时期的兼职工作,Prada的橱窗陈列师。“你必须在6点就开始工作,因为如果不布置好当天的橱窗他们是不会开门的。”Anderson回忆到,这份极具挑战性的工作比起上学让他更有成就感。

加上日夜不停的派对生活,他一直是一个让老师头疼的坏学生。我的毕业作品实在是不堪回首,我在首饰里面使用了真正的昆虫,你相信吗?我就把那些虫子戴在我的模特身上。这实在是太可怕了。"

与大多数设计师不同,Anderson从来都不会回想自己过往的作品,他甚至用“hate”一词表达对旧系列的情感,因为始终追求全新的目标才是他的理念和成功秘诀。他的全新灵感往往都是取自身边的人,他总是说“丑陋对我来说才是全新”的,他所看重的,从来都不是那些已经遍布各大橱窗的主流。

J.W Anderson的设计思路十分简单,甚至简单的有些可爱,他所设计的衣服其实大部分上就是对他每天所见所闻,或是他胡思乱想的具象化。例如他为Aldo Rise所设计的高跟鞋,鞋跟处毛发的灵感就来源于他助手的发型。同样带给他灵感的还有他的祖母,在他的父亲还是职业运动员的时候,经常会带回来一些体育品牌的赞助的运动装,他的奶奶便总是穿着这些衣服,而那套通身都是竖条纹的运动套装让Jonathan记忆犹新,而在他春夏成衣系列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款式,当模特试衣时,Anderson打趣的说:"你看起来就像我的祖母一样。"

6:00 A.M.

帅哥起床后做什么?

我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杯浓缩咖啡,然后读《独立报》和《财经时报》。我不善于给自己准备早餐,但如果非要准备的话,我会烤一片面包,然后涂上些果酱。我有三部手机,一部是为J.W.Anderson准备的,另一部是为LOEWE准备的,最后一部是我自己的。我有一只宠物狗叫Snooby,养了大概有一年半了,它通常睡在厨房。有时候我会带它一起去附近的公园跑步,但其实我家里有人负责遛狗。

7:00 A.M. 

J.W.Anderson和Loewe换着背

 

我洗个澡之后就穿好衣服。我穿衣的速度非常快,因为每天我都穿一样的衣服:A.P.C.的牛仔裤,白衬衫加一件毛衣。我的包里通常装着手机、笔记本和手机充电器。我有大概四十个J.W.Anderson或者LOEWE的包,每天看心情换着背。

7:45 A.M. 

伦敦巴黎两边跑

Loewe巴黎工作室

如果我在伦敦的家里,或者在巴黎的LOEWE工作室,我通常会走路去上班。在伦敦,我住的离公司很近,走路只用15分钟就可以到达。在巴黎,我住的酒店离公司也就5分钟的路程。我每周只在巴黎呆几天,通常周日就乘坐欧洲之星去巴黎,然后星期二晚上回伦敦。

8:00 A.M. 

开启工作狂模式

J.W.Anderson工作室

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一下今天的工作计划是否安排的恰当。然后我就和助理们一起讨论设计,并且回一下邮件,每天来自两个品牌邮件大概有200多封。其实我是一个很爱用手机的人,所以我一般就用手机就把邮件都回了。我每天大概有6到12个会。上午的时候,做一个小时男装,一个小时女装,一个小时配饰设计。

1:00 P.M. 

工作虽忙但也不能辜负美食

我经常在开会的时候吃午餐,我白天的时候工作是不间断的。我喜欢吃“全食”,而且还是一个奶酪控,所以经常我会加不同的奶酪在饮食中。我还喜欢吃火箭沙拉,我发现我晚餐的时候喜欢在沙拉中加腌肉。我还喜欢果汁,一天能喝三四杯,橙汁是我的最爱。

3:00 P.M. 

面对两个品牌依旧头脑很清晰

J.W.Anderson与Loewe的工作团队

下午的时候,我会见一下其他部门的人,比如市场部,去讨论一些市场的新概念或者我们的零售商店应该做些什么。J.W.Anderson和LOEWE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品牌,第一个更有社交了凝聚力,而第二个是经典主义的重叠。

7:00 P.M. 

喜欢和老友聚会

我曾经尝试准时回家,但最近下班时间越来越晚了,有时候甚至是晚上11点。如果我能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我喜欢和朋友共进晚餐,尤其是Andrew Webster,我们相识10年了。如果我在伦敦,我会去Chop House。有时候我不想在家吃饭,出去吃就很好。我会尝试去吃很多东西,除了生鱼肉。在巴黎我会在Mini Palais吃饭,我愿意去尝试不同的地方。

10:00 P.M. 

对现代英国艺术痴迷的文艺男

Jonathan Anderson在英国牛津看展览

晚上在家的时候,我会请朋友过来。我是巧克力的狂热粉丝,特别是Casbury或者软糖,一切热乎乎的,带巧克力味儿的我都爱。我还很喜欢看电影和Netflix。我喜欢的电影评价很一般,惊悚片比如《Taken1》《Taken2》和《Taken3》。在不久之前,我看了3D版的《Jurassic World 》看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像个孩子。每周我会买15-20本书,家里有俩巨大的书墙可以装下它们。

Jonathan Anderson的书墙

Jonathan Anderson的家

我喜欢去商店买书,因为在书店找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真的很困难。我经常努力的去寻找一些富有想象力的作家,因为他们会写出一些不寻常的书。我最喜欢的一个商店是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附近,因为里面有所有种类的书籍,无论从英国文献还是到艺术历史。我是现代英国艺术的痴迷者,所以我买了很多艺术书籍。最近我喜欢一位新浮出的艺术家叫Magali Reus。我认为她是一位此时此刻在伦敦雕刻界很重要的年轻艺术家。我发现她在Yorkshire的Hepworth Wakefield 有展览。

Magali Reus个展

我最爱的书籍就是Virginia Woolf写的《Orlando》,我可以花整整一天时间去阅读它。当然我也很喜欢James Joyce的《Dubliners》。最近我读的书是Ben Nicholson写的《Circle》,是一本介绍英国现代主义的开始的小说。

11:00 P.M.

原来他用Kiehl's

 

我用Kiehl's洗脸,然后刷刷牙就睡觉了,我现在很早就睡了。我曾经很晚休息,但现在基本上晚上11点我就上床了。也许我会听听BBC广播或者开着电视,一会儿我就睡着了。

编辑/张璐瑶

文、图/赵思聪

图文整理/贺冠怡Hana

版权所有。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。

留个言呗:

您的邮箱不会被显示在页面上。标有*的是必填项。